手机报码 > 手机报码 >

视频 66年终于等到民法典诞生 98岁民法学家金平
发布时间:2020-07-24

民法学家金平三次参与民法典起草工作。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李文科 摄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6月28日6时讯(记者 李袅)6月,重庆夏意正浓,在位于歌乐山下的家中,被誉为“当代民法史活化石”的98岁民法学家金平接过学生谭启平带来的礼物——一本大字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难掩激动。作为目前唯一健在的参加了我国前三次民法典起草的专家组成员,他一遍遍抚摸着鲜红的封面,感慨万分:“这份礼物太珍贵,能见证民法典诞生,我此生再无遗憾了。”

第一次起草确定三条立法标准 时隔66年仍记得

年近百岁,金平仍然精神矍铄,尤其谈起民法典这件他为之奉献了一生的大事,往事仿佛就在昨天。

那是1954年底,在西南政法大学任教的金平,被指派到北京从事新中国民法典的起草工作,那一年他才32岁。

至今,金平仍记得接到这项任务时内心久久不散的忐忑:“第一次民法典起草小组就设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当中,我从基层到那么大的机关去工作,能不能胜任,心里是有畏惧的。”国内没有样本可依,需要参考国外经验,但同时要从中国实际出发,不能照抄照搬,条文该怎么写曾一度困扰着年轻的金平。

金平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一本大字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李文科 摄

“中央向我们强调了立法工作要掌握的三条原则:一是党的领导,二是群众路线即为了人民立法,www.hg9665.com,三是从实际出发。民法典的起草从搭班子到具体工作的开展都是按照这三条进行。这么多年我一直记得,这是我工作的指导思想,很有用。”时隔66年,说到立法工作的三条原则时,老人记忆犹新。

1962年,随着我国经济建设的复苏,民法典的起草工作又被提上议程。金平也再次来到北京。

金平回忆说:“在近3年时间里,我们参加起草工作的同志加班加点,全力以赴,终于在1964年下半年完成了民法草案‘试拟稿’,并铅印成册。”

伴随着改革的春风,1979年年底,金平又一次受邀到北京参加第三次民法典的起草工作,并担任“民法起草小组所有权分组”负责人。

“10个月的时间,在1980年8月大家就草拟出了一个民法草案‘试拟稿’,并开始向部分经济单位和政法部门征求意见。”金平说,这个草案包括总则、财产所有权、合同、劳动报酬和奖励、损害责任、财产继承共六编,共501条。后来又修改了三次,到1982年5月形成了第四稿。

金平在位于西南政法大学沙坪坝校区的家中。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李文科 摄

不过,这一次民法典仍然没能出台。彼时,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才刚刚起步,短期内起草一部完善的民法典的条件尚不够成熟,因此中央决定按照成熟一个、解决一个的办法,针对现实生活中的一些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制定一个民法大纲。这就是1986年4月12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回忆三次起草民法典都没成功,金平直言遗憾却也从中看到了收获:“这些都为后来民法典的起草积累了宝贵的资料,为未来立法培养了人才。”

只有在这个伟大的时代 才能产生这样一部重要法律

在金平看来,颁布一条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法律,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比如市场经济发展、人们法治观念的变化,以及理论上的成熟。

他回忆,民法究竟调整什么样的关系?这个问题曾在民法学界引来争论。有人提出“公民说”即小民法说,也有人提出“两个一定说”即一定范围内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说。“一定”该“定”在哪里?一时间出现了许多关于民法调整对象的思想交锋。

金平开始反复思考,也把问题带回到校园里,传达给老师以及所带的研究生,动员大家一起思考。“我们认为,民法主要是调整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它们都具有平等的性质。”金平举例说,卖东西的人希望价格卖得高一点,买东西的人又希望物美价廉,这是矛盾的萌芽点,需要采取平等的原则来解决。在参加第三次民法典的起草时,金平指出民法应当调整的是平等主体之间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

1981年全国人大常委法制委员会民法起草小组全体成员合影(二排左四是金平)。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李文科 翻拍

1986年,他撰写论文《论我国民法调整的对象》,进一步阐明我国民法调整的对象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也就是公民之间、社会组织之间,以及他们相互之间平等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平等说”的提出在新中国民法发展史上无疑具有里程碑意义,被民法通则第二条直接采纳。

回顾整个新中国有关民法典的立法活动,金平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对我国法治建设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加之经历几十年的磨砺、实践,理论日渐成熟,市场经济的发展也为民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他感慨道:“民法典的编纂完成,来之不易。以我自己亲身经历,我深感只有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才能产生这样的一部重要法律。”

我虽已老 但也要继续学习之

在金平老先生的书房,书桌上堆满泛黄的法律书籍,见证着时间的沉淀,其中一本稍新的《实用英语语法》也被翻得页脚微卷。家人说,老先生对学英语这事乐此不疲,遇到不会的还能用iPad查询。

对于学习这件事,金平从来不愿马虎,正如他说:“民法典虽然是编纂而成,但相较于民法通则和几个民事单行法,在立法理念、编纂体系、具体制度等各方面都有很多很好的创新。我虽已老,但我也还要继续学习之。”

事实上,以金平为代表的老一辈民法人的精神仍在不断传承。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成员、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谭启平从2015年开始参与民法典的编纂工作。他说,后来者正是在老一辈法学家的工作成果基础上,一步一个脚印,一棒接着一棒接续奋斗。这,正是中国法治不断进步的一个缩影。

谭启平介绍,民法典的编纂由全国人大牵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原国务院法制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法学会等五家单位各自组成民法典编纂工作协调小组。西南政法大学则作为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成员单位参与其中。

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成员、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谭启平。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李文科 摄

“能够参与其中,做一些工作,是一种幸运。这个过程中,我是近距离的学习者、有限度的参与者、全过程的见证者。”谭启平说。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这部法律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民法典诞生当天,西南政法大学便宣布成立“民法典百人宣讲团”,将深入学校、机关、社区、农村等地,常态化开展民法典普法宣讲活动。

一部民法典的立法史,浓缩着无数人呕心沥血的对法治进步孜孜不倦的追求。金平期待着,今后在依法治国实践过程中,用好这部法,更重要的是将法治的精神,透过这部法,透过持之以恒地遵法、守法、执法努力,传导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形成依法治国的有序环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 报料微信:hualongbaoliao,报料QQ:3401582423。)

509818892020-06-28 06:00:00:0视频|66年终于等到民法典诞生 98岁民法学家金平:此生再无遗憾82255247李袅今日重庆

>